• 2010-10-07

    柚子的故事

    晚上去超市,买了个琯溪蜜柚,上面印着平和,这是未名的家乡。

           我吃的第一个柚子是未名给的。我是北方人,小时候不知柚子长什么样,后来水果店有卖,也不敢买。怕南方的水果到了我们小城,早已没了味道。直到上大学第一年,很快就是中秋,大家忙着思乡的时候,同宿舍的福建女孩拿来家乡的水果和我们分享。柚子、龙眼、血橙,龙眼太甜,血橙因为贵,太少,只有柚子,每个人都分了好多,吃得开心。从那以后,我知道柚子有很多水,有点儿酸,靠近皮的地方还有些苦,吃了可以降火,尤其在冬天燥热的北京,吃柚子对身体最好。那时我虽然爱逃课,但读书还算努力,每天晚上洗完澡就要去图书馆,怕胖,又吃不下学校饭的时候,就去宿舍楼下的小卖店买个柚子来吃。1块5一斤,一个柚子不到六块钱,但对我来说,虽不便宜了,但顶晚饭吃,还承受得起。只是觉得都没未名当时带给我们的好吃。后来未名告诉我,外面所谓的琯溪蜜柚,基本都是假的,平和柚子虽然多,也不够全国这么吃。本来平和的柚子并不出名,是她的爷爷和小姑父当年打出来的名号。现在的平和还是国家级贫困县,但只是财政贫困,当地人靠着柚子等水果,活的都很滋润。那以后,每次吃到琯溪蜜柚,我就想着是未名家里的。后来读了硕士,不再和未名住在一起,却总是在冬天买一个柚子全宿舍分。我们四个都喜欢买柚子,小戈扬总能买到水分多又甜的,小凡的却总是酸,好在我们从不挑剔,保证不浪费。口腔溃疡的时候更是要忍着疼吃完整的一个,第二天准好,还能吃麻辣香锅。       

            后来到了广州,三四月份还有柚子吃,狂喜。吃到嘴里却是木木的,虽然甜,却没有那种水灵灵的感觉,还有好多子。我以为是柚子放久坏掉了,全部吐出来,等到冬天再去买,依旧没有在北京吃到的那种水灵灵的感觉。后来才知道这叫沙田柚,是另一个品种,很甜,本地人更喜欢吃。我们学校门前的那条小路上,三轮车卖的都是这种柚子。琯溪蜜柚只有超市才买得到。现在,未名生日的前夜,买了个她家乡的柚子,算是庆祝生日吧。

            生日快乐。

    Tag:
  • 2010-08-31

    新人

    新学期,离开的梦想实现了一半,不是菜鸟还是新人。刚刚享受新管理的便利,未见新学生就怀念起原来的小宝们来,他们纯洁可爱,无所畏惧,也许在我这里,他们没有任何创伤。人生就像个堕落的过程,教育只是尽量减少其损失。我曾有机会触摸那些刚出炉的瓷胎,现在开始翻新工作。

    Tag:
  •  师兄出门九天。我除了每天去新房看看装修,补点配料,便在家放肆地堕落,直到心慌得非读书不可,几天下来,好像外语又有进步。只是我依然处于莫名的错位中,大概是反映太慢了。

           今年夏天广州热得出奇,不提早上去新房的痛苦,就连每天下午连出屋倒点水都畏缩不前,而躲在空调房里久了,气血不通,便偶尔去中大图书馆逛逛,顺便重温过去的日子。这个图书馆硬件好太多,就是书不够全,还得自己背过去。满屋人大半在看G\T\E,南北一般同。

            买了回家的车票和回来的机票,不能和妹妹在家里见面,就算在北京能聚两天,一年下来却只有这两天。算算暑假已经过半,我却从第二个星期就进入明天便要开学的惶惶。

            期间见了一次娜姐,几个人提前给她过生日,走了几个客人之后,叫服务员收了碗碟,打扫干净,五个女孩坐下来分蛋糕,气氛一下子亲密起来,聊的都是娜姐刚认识的男朋友,依稀像读书时的夜聊。我抱膝坐在沙发一角看着她们,很少讲话,却如自己找到幸福一样快乐。去年四五六月,我几次来广州笔试面试,与我素不相识的娜姐仅仅因为一面之缘的朋友的请托,便让我住进她家,即使出差也将钥匙交给我,在家时悉心照料,每次出门也不忘将冰箱装满好吃的,面试那天早早起来帮我梳妆打扮。娜姐虽然热情却不客气,照样开玩笑,态度语气都如亲姐姐一样,才几天我就如住在自己家中一样自在。也许因为娜姐,我才从一开始就将广州当作自己的家,才有了这虽遗憾却平静幸福的一年,希望娜姐比我更幸福,这我给她的生日祝福。

    Tag:
  • 2010-07-01

    去年今日

    我和师兄的记忆发生了冲突。我记得是去年6月30号踏上从北京到广州的列车,而他却清楚地记得是7月1日。师兄七月三号报到是肯定的,我们好像在西苑住了两天到三天,似乎是报到当天就拿到钥匙,可能第二天就搬进去了。这样推论,我们应该是7月1号上的火车,但我依然相信到达广州的重要日子是7月1号。奇怪的是一向以记忆好自诩的我,对于那极为重要的几天,记忆是模糊甚至空白。不仅记不得是哪一天到达,更记不得下车之后干了什么,只记得从火车中醒来,空气非常湿润,下车之后,我甚至闻得到水气的味道,好像火车有些晚点,然后晚饭在哪里吃的,晚上干了些什么毫无印象。空白中间有几个节点,吴师兄到广州,和G以及她的老公一起吃饭。到了师兄报到那天,记忆就又充实起来。

            今天,广州非常热,依稀像是去年这个时候,但我已经感觉不到水汽的存在,相反,觉得干燥异常,走在下班的路上,只想回家喝上几碗汤。可能,我已经融入了这种气候,就像企鹅不觉得南极寒冷。

           

    Tag:
  • 2010-06-16

    榴莲的故事

    又是许久没有更新,照例是因为生活本身太丰富。
            从大一开始,每年的晚春初夏都似乎超脱生活常规之外,又似乎指向必然。大一非典与初恋,大二超高频率地看话剧,大三看过《牡丹亭》后又认识师兄,大四忙着毕业,研一泡在电影资料馆和公园,研二同研一,研三又是毕业,而工作第一年,买房之外还有学校无穷尽的活动,下乡之后又用突如其来的假期去了三亚。斑斓起来的当下似乎遮盖了欲求,现实所展现出来的魅力渐渐地抓住了我。
             刚到三亚那天看到大阳台上两把椅子,第一反应却是遗憾没有功夫茶的茶具,对着碧海蓝天椰林白沙,却一直惦着家里那点儿刚买的单丛,想象着坐在阳台上对着大海喝茶,特别是在船上晕得只能闭眼发蒙的时候。发狠下次来必然带上喝茶的家伙,要么坐在阳台上喝茶,要么躺在沙滩上发呆。从前听说广东人旅游都要带上茶具,当个笑话讲,我不是广东人,原来有一天也要成为笑话的主角。不到一年的时间,我神奇地被这个城市同化了。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榴莲。刚来广州的时候,娜姐给我吃过,第一口吃下去觉得自己好像咬到某种化学制剂,为礼貌强忍着没吐,自此之后,我闻到榴莲的味道就痛苦不堪,在超市里都要绕着走。前一阵子妈妈来看我,要尝尝那在东北神秘的榴莲,师兄抱着牺牲的态度和妈妈在菜场买了一个,时隔一年,味觉竟然来了个大置换,觉得超靓。妈妈走后,一个大榴莲,放在冰箱里,吃了三天,然后我们就去海南玩,满心都是榴莲,只是街上挑着担子的都是菠萝蜜、山竹和红毛丹,整整三天,也没能如愿。回家之后,休过乏来,奔超市,在榴莲那里精挑细选,还仔细地辨别味道。师兄还尝试了和S妈妈学到的用榴莲软皮来煲鸡汤,大赞。两人晚饭广东汤配不那么辣的湖南小炒,师兄说我们真的本地化了……

    Tag:
  • 2010-04-24

    愿望

         有两个愿望,一是有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一切按照自己的品味与习惯来布置,当然还要有与我一起生活在这个家里的人。另一个是体验不同地生活,旅行,阐释。现在,第一个似乎已经实现了,什么时候会有第二个呢?

    Tag:
  • 2010-04-20

    莫比乌斯

           许久没有更新。自从杯具的面试后,似乎与理想生活渐行渐远,慢慢沉入当下,经营生活。

           昨夜和W通了许久电话,交流生活,虽然我们已处于完全不同的环境中,但总觉未曾分开。想起过去无数次的夜聊,甚至想起灯下读艾略特这种挨抽的事情。

     

    PS:昨夜知道一丝微茫变动的可能,开始真切体验财产、物质确是累赘,让人瞻前顾后,无法抉择。

    Tag:
  • 2010-02-13

    师太拜年

    “师太”,给实验班和文艺学的同学们发短信的时候第一个想到就是这两个字。从开始的不远接受,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再到现在的无比怀念。离开半年,开始幻想在某个转弯处谁会大叫我一声“师太”!我最美好的七年,直到现在还想抓住它,并为之努力。

            翻看手机电话薄,邮件地址,那些熟悉的名字,即使毕业到现在从未联系过也是同样亲切,不管身在何方,我都要说一声“过年好,我好想念你们”。

            没有烟花爆竹,广州除夕的天空是冷清的,校园也空空荡荡,总觉得只剩下我们一户人家。南北民俗荟萃,一家人温馨的晚餐,减不去对远人的怀念。我还要接着忙手头的事情。

    Tag:
  • 尽管还剩一个月,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将《2012》列为我的年度最郁闷电影。倒不是因为这部电影情节有多么狗血,要知道能吸引我走进影院的只有一个原因:视听刺激。至于那些“艺术价值”高些的电影,反正影院也不会放,我还是躺在沙发上利用我家使用率最低的电器吧。票价那么高,工资又给扣了几千块,总要考虑一下影院能给我什么吧。据说《2012》特效没得说,超越了变形金刚,大地跟在主角后面开裂,加利福尼亚倾入海底,水漫珠穆朗玛峰……,在豆瓣上看了N篇评论,等待梁球锯降到了20块之后,我终于走进了影院。结果却是无尽的郁闷。我相信豆瓣上的评论,相信他的视觉奇观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八十年代级别的设备让我无法感受二十一世纪的技术,特别是坐在角落位置,看到银幕后一小片现实空间,隐约还有开会的桌椅板凳,真是间离化效果十足。
    作为礼堂兼电影院,梁球锯的设备只能放放《建国大业》这一类的电影。银幕大小勉强过关,可音响设备却是极为落后,声音层次模糊,没准只有两到四个声道,上个世纪遗留下来那种。更何况曾经沧海难为水,电影资料馆和博物馆的超级银幕和豪华音响早就惯坏了我的耳目。不得不说电影首先真是个工业,硬件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当年电影资料馆硬是把《千钧一发》放出大片的感觉,也让我被《伤城》和《如果爱》感动的得一塌糊涂,连《风云决》这样的nc片都令人震撼。五块钱,五块钱,要知道花五块钱在二十一世纪用这样的设备看两场电影(虽然有的时候包括一部让人在字面意思上毛骨悚然的主旋律)是怎样的感觉。还有在万达影城看《星际迷航》在电影开始前五分钟才知道那个著名的“Live long and prosper”的我在走出影院后就成了半个星际迷,回来用下了据说这个系列中最好看的一部电影,在电脑上看了五分钟就毅然关掉,只能靠80年代的电视版动画片聊以慰相思之情。瓦肯星在27米高的巨幕上坍塌的时候,我似乎感受到巨大的冲击波,大地在震颤。我就像置身于Enterprise中,与主人公一起探索宇宙的frontier。当然还包括满座的科幻迷,每个细节都能引起掌声与惊叹,共鸣至此才是电影作为一种公共时尚消费品的本意。至于离开北京前的一周电影资料馆怀旧的《星球大战》与离开前一天电影博物馆的《变形金刚2》都是永生难忘的记忆。
    当然,如果我继续在北京,情况应非如此,技术不断进步,总有更先进的视听效果。但广州,可怜的广东人民,为中国电影事业贡献了最大份额的票房,使用的却是远远落后于国内先进水平的设备。电影资料馆世界第一的常规银幕不必提了,毕竟是科研机构,活动也多。梁球锯不如北国也没啥可说的,毕竟人家首先是中大的礼堂。可著名的天河电影城竟然与社区影院小西天的中影影院差不多,还没有中影影院那种大厅……,而且不把片尾曲给放完整,人家花了那么多钱鼓捣出来的主题曲就活生生地给掐掉了。也没有IMAX巨幕,似乎科学中心有一个,但从来不与外面院线同步,翻来覆去就是那几部电影,还没有免门票的电影博物馆会做生意。来广州之前听说南方新干线如何了得,但设备的落后总会拖广东电影产业的后腿。再加上广州的影院实在贵,非特价时段60块钱起,北京万达影城的IMAX最贵的时候才70啊!!!何况北京的美嘉欢乐影城一类的地方全天也就四十块钱,经常只要二十,设备还在天河电影城之上。总之广州的院线就像这个城市,内里盈利还不错,声色实在差很多,怕日子久了再难吸引人进影院。
    Tag:
  • 2009-08-04

    流动生活

    据说现代性的特点之一就是流动,人从与地域稳固的联系被抽离出来。按照这个标准,我原始得很。没上大学前因为晕车几乎没出去旅游过,上了大学也是一年到头守在北三环和二环之间一个小且秃的校园不通风不透光的图书馆及主楼里过日子,在最现代化的大都市里过着农业时代的生活,七年下来连圆明园这样的地方也未曾涉足。出国不必说,就是外地也只去过两个省会城市,绝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空调房里躲太阳。回家当然要坐火车,却早已看厌沿线景色。倒是去送过好多朋友出行,看着人家走向新鲜地方,实在是羡慕得紧,就连非春运暑运时节坐在火车上(特指卧铺)晃晃悠悠也成了想象中的浪漫事情。
    然而这个心结终于在今年上半年部分地解开了,从1月下旬至7月底,我总共坐火车旅行约三万公里,平均每个月要坐一次长途火车,七月份更是从热带跑到寒温带,光荣地加入了奔波的现代生活。只可惜五次是在京穗之间作往返运动,两次是在北京和老家之间往复,还有一次从北京到长沙再到广州及长沙与岳阳之间的短距离来回。标在地图上就像小时候做的那种又傻又费脑筋的相遇追赶的数学题,最大的结果是半年之内再不想坐火车。等终于出了流花车站,就是每年春运时与北京西站齐名的广州火车总站,看见“统一祖国,振兴中华”八个大字时,我有一种扑到亲吻大地的冲动。真的到家了,这个月不用坐火车了。
    不过在火车上收到的一条短信,却宣告我未来一年的奔波命运。体育东小学去不成了,我得去汇景实验,就是我刚到广州天河区教育局考笔试的那所,又大又豪华,容得下我们三千人在里面考试。不能和小朋友们一起玩了,也没人罩着,更不能每天去天河城正佳逛街e109但去教中学也省去妈妈的不理解。本来以为是所烂校,上网一查才知道在天河除了华附也是数一数二,不由赞叹天河区教育局的公平与守规则。只是离中大远了些,估计光坐车就得四十分钟,平生最怕的在公车上晃来晃去的日子就在眼前。没关系,读了七年书,体验一下啥叫现代性吧,第一份工作进了第一次考大规模考试的地方,第二份工作说不定能进第二次大规模考试的地方呢e112

    Tag:
  • 2009-07-23

    又是流水

    12日广州出发,硬座到北京,休息一夜继续硬座回洮南,下火车发现站台竟如北京西站一般与火车平齐,省去了下台阶的麻烦,赞叹一番才知是因有中俄联合军演。一路火车上师兄还问我外面那些“大野甸子”有啥用,现在可以解释了。到家第一天就见低空飞行的直升飞机,奥运会时北京也没见如此之低,小城市不觉骚扰反倒新鲜。一夜睡前觉得闪电不断,在阳台上看到光源不在天空而是远处,可能正在演习,有些担心是否会影响身体,早回广州为佳。以后让爸爸妈妈也换个安全的地方养老。
    在家一周有余,又要回去了,再归家至少一年之后。其实不必如此伤感,第一次到广州时,我觉得自己似乎是错生在北方的南方人,希望一切顺利。
    Tag:
  • 2009-07-03

    安家记

    广州的绝对温度没北京高,湿度很大,好在没有太阳,中大树木又茂盛,用绿色作主色调一点儿不假。总的说来还是比北京适合我,比长沙更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陪师兄报到跑了一天,要不是中午吃的多肯定会中暑。今天听到不少学问,顺便赞一下粤菜的口感e128
    顺利地领到房子,69平,4楼,两室一厅,月租2000,还是打了八折e109。不过开始三个月师兄的同事,也是咱师大的师兄要合住在里面,会很热闹。开始知道没得挑时特沮丧,找过去心里越来越凉,果然是外表极破的那栋,好在看起来还算干净,很南方,走廊在外面。从下面看上去,我们的房子似乎是这一栋里装修得最好的一间,实际上也差不多。窗户和门都是全新的,屋子里刚粉刷过,地面应该也是新换的地砖,卫生间厨房同样也是新装修的,还干湿分开,浴室有窗,啦啦啦。小卧室带个阳台,真想以后放张躺椅。前后窗外都是棕榈和木棉,以及我根本不认识的植物,非常南方,看出去满眼绿色。坏处是啥家具都没有,据说这种房子可以常住,只要能忍受中大的房租。晚上去国美买了空调和热水器,明天能装上,还得买床和其他家具,好累。没钱了e150。
    明天还要劳动,而且行李应该到了,加油啊e130
    Tag:
  • 2009-06-23

    婚宴

    今天请最亲密的朋友,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以在北京的婚宴。这些天来,每日都在和不同的朋友吃饭,但真正感到别离的却只在今晚。饭桌上没有涉及回忆,我们聊着现在与未来,笑作一团。只是在大家分头回家后,我坐在师兄自行车后座上,夜静路远,依稀是我们刚相识的那个夏天。过去的岁月才带出时间的流动。我们真的要离开了,就在一周之后,那些视为理所当然的场景不再会出现,那些已经成为习惯的行为也将离我远去。
    回到宿舍,看到小戈杨空着的床,告诉自己她不是去出差,也不是在值班,是真真正正地搬出去住了。上自习回来我听不到她的大嗓门,也没有她讲的国际大事。而再过几天,我也不能饿了就去娴娴桌子上找东西吃,也不能和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压低嗓子聊天。而三年前,我就和未名不再住在一起,虽然我常常觉得她只是去姑姑家短住,随时会搬回来和我一起做些傻事。而以后,她也不会随时上来讲一些JP事件,我们也不会借洗澡的时候聚会计划未来。还有姐姐,我还记得刚失恋的时候你和未名在楼下陪我,一阵阵怪笑引的路人侧目e113。
    写到此处,起身倒一杯水,就不知道何以为继。我不是个爱伤感的人,希望能参加你们每个人的婚宴。

    Tag:
  • 2009-05-27

    答辩

    我的答辩在八卦中过掉,老师们连像样的问题都没顾得上提一个。好在有那么多肯定,让我觉得这文章还没那么糟糕,七年也算有个差强人意的结局。其实,除了读博,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
    现在回忆起上周五的事情,也就剩下这么多。
    Tag:
  • 星期五去石景山万达看IMAX版的《星际迷航》,宇镭同学推荐的。马上就要毕业了竟还能参加次社团活动,九个学校的人一起从北航坐大巴出发,除了我们几个,大概都是些本科生。当年我也曾对科幻满腔热诚,还跟着做了几次活动,可惜后面立刻充了半个学期的文学青年,半死半活一阵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学术青年到如今,以后大抵也是陪着学术男青年了e144。
    看到了传说中的IMAX幕,没有想象中那么惊讶,毕竟看惯了资料馆那个。师大的学生真是有福,每年都有两个星期的机会五块钱两部电影地享用中国第一巨幕。就可惜暴殄天物,免不了有许多让人毛骨悚然的烂片,烂到我必须得中间出去吹吹风,再看下去就对不起演员漂亮姑娘了。电影开场前有些所谓明星在宣传,与电影毫无关系,可能是万达的,莫名其妙的主持人还在大吹这幕的巨大。不过IMAX的效果可是要好很多,片头狂炫3D效果,全景时好像自己站在里面,爆炸的时候椅子也跟着震动。虽然从未看过之前的电视剧和电影,但企业号的全景出现的时候我几乎热泪盈眶了,不知道看着《星际迷航》长大的美国人是什么感觉。唉,大众文化就是厉害,好莱坞就是美国的宣传部。仔细反思,我也算是读过一些经典的人,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似乎都来自《机器猫》一类的大众文化,而且我向来引以为荣,因为自己不会因大事小事唧唧歪歪。看完电影,发现自己已经会做瓦肯星那个经典的手势了:Live long and propsper!
    我是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Tag:
  • 2009-05-09

    逃兵

    每日里哈欠连天地修改论文,师兄在一边打击我不适合读博,不读就不读呗,做不到他那么好,但又有几个比得过他,反正能者多劳,咱以后也不干这行了。
    Tag:
  • 晚上蓬蓬问我为什么要结婚。我说了很多理由。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地想过,这件事对我太自然而然,命中注定,所发生的事情都在把我们引向一起。如果不是蓬蓬问起求婚,我真的没意识到似乎还有求婚一说,如果要师兄拿个什么戒指搞得像那么回事,我肯定会觉得他仅仅是在戏仿,没有认真对待我们之间的事情。
    师兄说真正的哲人都不挑战习俗,而习俗就是自然正当。我读书不多,还不能理解这个词的意义,但我知道什么是娜塔莎的幸福。
    Tag:
  • 2009-05-05

    什刹海

    一夜未睡,交过修改稿,整个白天都在补觉,梦里担心导师突然打过来的电话。
    现在北京很热,穿着夏季的睡衣还在出汗,朦胧中听凡和娴商量在开心上养鸡。后来睡到无可再睡,爬下来收到导师邮件,比我预计的好,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开题时候的狼狈,让我觉得整个研究生时代都失败透顶。应该来得及修改,心安之后就是巨大的空虚与无聊,师兄不在,凡和娴还在和论文较劲,未名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翻遍手机也想不出找谁。脑子很乱,不能马上改论文。
    原来我不能闲着,没事可干比改论文还痛苦。终于想到还要去买两双北京的布鞋,新街口也许有。傍晚的北京很舒服,风是凉的,斜照的阳光下一切色彩都很鲜艳。想起两个月后就要离开这个生活将近七年的城市,还是有点儿伤感。这里宽阔平坦的马路比广州适合骑自行车得多,一路就到了新街口,没有去逛小店,而拐进通往什刹海的胡同。现在的后海,吸引我的不是映着灯光的湖水,而是上方广阔的天空,这样的天在我的家乡,在北京都是如此平常,从这一点上说,北京不像个大都市。到了逼仄的广州,我才能理解什么叫城市丛林。什刹海总是被我们当成师大的一部分,每年都要去好多次,在不同的阶段和不同的人。第一次是非典刚过去,终于从学校给放出来,我和小凡对着地图走过来,满湖的夕照一时间在眼前展开,低沉时和未名也走过这里,大二大三去首都剧场都是骑自行车从这里绕远路,再后来就是和师兄在这里划夜船。除了自己学校和那些常陪师兄去的书店,这一带可能是记忆最多的地方。回来时候特意绕钟鼓楼一圈,胡同狭小,但绝不会觉得不安全。大路上树叶稀疏,灯光密集,夜色中行人看起来都甚平和。这些,都是我在广州会永远怀念的。
    Tag:
  • 2009-04-30

    日谱2

    28号到京。凡的生日,六年前非典封校的日子,大学生活就这样要终结了。有些愿望实现了,有些东西放弃了。新生活就在眼前。
    4.1 广州 2nd
    4.3 得知进天河区面试
    4.4 他乡遇故交新知
    4.8 艺术研究院通知面试,当晚回京
    4.12 见导师,放弃读博,家庭第一
    4.16 广州3th
    4.19 天河区面试
    4.20 唯一一个为找工作绝望的白天,在茶楼里看完一本《读书》。晚上十点师兄告诉我通过面试
    4.21-4.25 在娜姐家中感受广州日常生活
    4.26 第一次考公务员,见朋友
    感谢王杰、晓晨和一菲,感谢小浩、于伟、阴迎新、邓军这些第一次相见就热心帮忙的朋友们,感谢在候考时教我说课那个不知名的广大女孩,更感谢收留招待我的娜姐,让我三次广州之行如此开心、顺利,几乎在逛街、吃饭、泡茶楼间找到了第一份工作。虽然这份工作听起来不怎么拉风,但总算是安稳,生活就要开始了,准备做两年小女人,呵呵。还要感谢在火车上、在找工作时候认识的林君和马艳。一切都让这个据说很乱的城市对我来说如此亲切。再见,北京!
    Tag:
  • 2009-02-06

    复习4

    北方大旱。从去年10月24号开始,北京已经一百多天没有降水。这个冬天,不停地喝水、两天做一次面膜,嗓子也发炎了两三次,当然,发生在我身上的只是微不足道的。
    今天重读了第二部分有限效果范式,不过不想记笔记了。太干了,今春会有沙尘暴。
    Tag:
  • 2009-02-01

    误会

    看校内的留言,似乎有人误会我对同学聚会的看法了,可能是我写的太委婉而混淆了发生在同一天的两件事情。本来那些话不适合公开地说出来,实在是家的氛围和离家前的兴奋让我欲言又止,吞吞吐吐,也许无意间竟会伤到真正的朋友。当然也可能是我多心,那天在场的朋友们都看到了我的快乐。
    再一次祝福朋友们,已到学校,我要继续e130。
    Tag:
  • 2009-01-31

    穿越

    每年寒假回家,都像穿越时空。在外的那些日子一笔勾销,过去的人和事,那些感觉全部进入意识的最活跃处。朋友来家,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感觉。 能让我感到舒适的氛围永远改变不了,在姥姥姥爷面前,我是那个还得抱着的小孩,不知道吃饱穿暖。平日最大的事情就是和妹妹厮打,就是字面意义的厮打,扭做一团,这个假期照例又发明了几个新动作,还买氢气球拉着满屋跑。二舅妈说我们俩加起来有五十岁了,还像个死丫头片子,但真的我一进姥姥家的门就立刻投入十年前刚搬到这房子的状态。
    我知道已经不一样了,姥姥姥爷年纪越来越大,屋里的家具全部更新一遭。从姥姥家回来也不再看书,一坐到电脑前就是一个晚上。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但最实在的始终是那些似曾相识的东西。同学聚会,有的非常亲切,握手抱腰,喝酒叙旧,交流现状,好不热闹,但真感觉是为聚会而聚会,为了接上那没有见过的一年空挡,拉拢感情,以后互帮互助,共同进步。过去的情谊的确还在,但已僵死,不会在当下生长,相聚就是看在这遗址的面子上,大家祭祀一番。我开始会因变化而兴奋,但不久就于热闹中一个人无聊起来。
    喜欢上去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继而挖苦讽刺,就像刚刚放学一样。大家坐在一起,不用叙旧,不用多说现状,反正什么都知道,不用敬酒,没有交际,反正没有谁会觉得被冷落,也不用担心误会。十年的时间叠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大家都变了,但始终是那个记忆中的人,而且似乎所有的变化我都目睹,都能理解。那天我自己给自己倒酒,喝了一瓶啤酒,第一次这么大的酒量,非常开心。
    Tag:
  • 2008-07-07

    新生

    实习终止。明白了我的未来在何处。有一丝担忧,怕要考的导师明年没有招生计划——也许能阻止我的只有这一种可能,多年积累的可怕的自信啊。
    开始了。
    Tag:
  • 2008-07-02

    星空

    昨天生日。正好下午要见学生,请假一天。收到很多祝福,谢谢。
    早上一如既往地去自习,实习的结果是让我只要在学校就想上自习。在金凤承祥买了一块蛋糕和一个蒜味面包,和师兄做早饭。然而资料室师兄常坐的椅子上却是黄老师图书馆的朋友,两个北京人激动地谈着政治。不喜欢他们谈的内容,只觉得他们谈话本身颇有味道。他们属于一个不曾存在的年代,总会让我想起老舍笔下的八旗子弟。黄老师讲话很慢,每天坐在那里看书和股市,但他的英语流利得让我羞愧难言。
    入夏以来,北京一直在下雨,大概有两个星期没看到净蓝的天,资料室里永远是那么阴冷,却正适合读书。师兄说Y老师找他有事,我知道他肯定是在为我准备什么礼物,但不会说出,这是我俩之间的假定性,礼物也许是一个ppt情书,或者其它什么我无法想到的东西。其实我不太需要师兄再给我买什么,以前总是希望男朋友买很多很多玩具,但现在,不是因为床上堆得放不下,而是我会去觉得花钱太多。前几天在电话里对着师兄大喊了一通,一条走廊侧目,其实,不过是不想要那么贵的MP3。相识三年,我们却像从生来就在一起,现代性之前,没有历史,现代性之后,人类一切时间历程就历史化了。但所有的熟悉与了解,都不能阻止师兄不断给我的惊喜。
    下午见了两个学生,我的外语张不开口,紧张起来全忘了。很期望给我两个华裔,结果一个韩国人,一个牛仔般的美国人,幸好韩国女孩在美国长大,皮肤黑黑的,像是广东一带的女孩,喜欢周杰伦,要去看《赤壁》。我们在学校里逛的时候始终在下雨,我告诉他们中文里叫这种雨为“烟雨”,最好的雨,like smoke,我知道自己的英文烂透了,像烟一样的雨肯定不会让别人明白它好。不过生日这天能赶上这样的雨,应该是个好兆头。
    晚饭最终没有去那个有情调没味道的地方,而是交大附近一家湘菜馆,外面很排场,里面却和我们那县城的饭店有点像。不过味道的确有特色,汤非常不错,点了一个红豆莲藕排骨汤,师兄说以后家里海带排骨汤就放绿豆,莲藕排骨汤就放红豆。和红辣子和九头鸟比起来,这汤里几乎没有肉,但汤的醇厚是那两家没法比的。重点并不在肉多少,而是哪个更好吃。这里的鱼看起来也很好,只是我还不能吃太辣的,就点了个瓦片鳝段,不如师兄家里的,意外的是烟笋竟然有一股师兄做出来的菜的味道。相机没电了,就用手机照了几张照片,今年的我肯定比去年要漂亮了,师兄说的,他研究了我们这几年的照片的结论。这个话我还是比较相信的,因为照片都是在饭桌边拍的,没有营造任何唯美的氛围,脸上大抵还是有油光的。
    吃过饭,在雨中慢慢地往回走。黄老师在资料时,很认真地读书,我也坐下来,翻师兄下午看过的书,他在书架后面不知在鼓捣些什么,大概就是我的礼物吧。终于,师兄叫我过去,穿过资料室长长的书架,那一侧就没什么亮光了。电脑旁的沙发上,有一盏小小的灯,黑色的灯罩,在墙上留下一星一星的投影,满墙的星光。师兄说这是星光投影灯,他很早就在蛋蛋上团了,今天早上装起来的,本来想让我在外面等,他进来点上星光投影灯,放音乐。结果黄老师在,他完美的计划就不完美了。还有一个小小的龙猫,一块巧克力。师兄说他知道我最喜欢这些有科学味道的东西,像机器猫的道具一样,可以在屋里造个星空,没有机器猫的神奇,是他自己动手组装的。师兄就是我的机器猫,我已经如野比一般依赖他,甚至逛书店,他比我更知道我需要什么。在这个阴雨绵绵的夏天,我又有了一片星空。
    Tag:
  • 2008-06-18

    我要读书

    来这里的好处有二
    进一步理解马克思及西方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大众文化的批判
    激励努力读书
    Tag:
  • 2008-05-07

    身体

    不知不觉间,一天不运动就会心烦气躁。这不是一年多前那个纤弱懒惰的我。
    也许是因为实习那段日子,看着自己的同龄人,身材匀称,活力无限,觉得自己那些赋闲二十年的肌肉实在有必要重装上阵了。或者,因为开始读美学,而希腊人都是以健硕为美。去年那个希腊艺术展,差不多改变了我的审美。照片和真品带给人的观感完全不同,柔和的灯光下,阿芙洛蒂特丰润的肌肤充满诱惑,那微微凸起的小腹都代表着古代人的自然与豁达,肌肉的力量与女性的温柔恬静奇妙地融合在一起。不了解他们对自己身体的态度,无法理解他们的思想。或者是去年开题时那段痛苦的经历。朱光潜常常在文章中感慨,读书的时候不注意体育,不过三十岁就已显老态,以后更是身体虚弱,常常患病,精力渐次不济。而西方人热衷各种运动,五六十岁学术生命刚刚开始。——导师饶恕我吧,看书时总是关心八卦。的确,朱先生最主要的著作都是在四十年代之前完成,49年是原因之一,当然还有身体的——其实建国前几年,他学术的高产期就已经过去了,后来的《西方美学史》和大量翻译工作在量上自不能与欧洲求学时相比。近来读书到为芝加哥社会学奠定声名的帕克,才知道他大器晚成,五十岁才在芝加哥任助理教授,人生最重要成就却都是在这最后的二十余年完成。或者,是铺天盖地的广告,灯箱、传单、网络,都在告诉我,健康的人生要运动。
    但不管什么原因,我动起来了。
    现在运动,不是为了减肥——感谢我终于摆脱了这个负担。只是想动起来,为了运动本身,同时觉得自己美丽e17(要多给自己正面刺激),聪明且健康,25岁时候体会到这一点。别的衣服差不多都收起来,每天都是运动打扮,电梯口总有朋友问又去浩沙么。很喜欢这种感觉,不再有衣服束缚,一切都以舒服轻便为上,紧身衣和高跟鞋束缚身体也束缚精神。
    Tag:
  • 在准备离开这个领域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刚刚摸到美学的衣角。
    也许害怕承受太大的压力,当标在我的专业下面时,我甚至不愿去了解它。今天,在北大人文社科借书处,宁静的午后阳光穿行在书架之间,我的眼睛从一本本书上滑过,慢慢地读着它们的名字,aesthetics,aesthetics,aesthetics。随便抽下一本,introduction读到一半,就困难重重,想到也许今生没有可能读懂它们,竟然很悲哀。当自己的能力无法实现愿望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我也许喜欢它,但不适合以此为业。幸好,毕业论文改来改去,终于成了个美学题目。我对它,并不抱什么希望,读研以来,似乎还没写过什么像样的文章,我只求能稳稳当当写一篇合格的东西。最重要的在于,我给自己一个机会来了解它。
    Tag:
  • 2008-04-28

    扁桃体炎

    春天容易发情,也容易发炎。前者由荷尔蒙分泌过多引起,后者会导致白细胞增多。
    师兄是发炎了。
    积劳成疾?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扁桃体发炎,每天下午都会发烧,吃退烧药就会出汗,今天是第三天。一直没吃什么东西,虚弱得很。快点好起来吧,五一我们去逛街买衣服买书。

    应该多吃水果,勤刷牙,多喝水。不喝酒,适当看书,不操心,就如去年这个时候。

    Tag:
  • 2008-04-28

    扁桃体炎

    春天容易发情,也容易发炎。前者由荷尔蒙分泌过多引起,后者会导致白细胞增多。
    师兄是发炎了。


    积劳成疾?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扁桃体发炎,每天下午都会发烧,吃退烧药就会出汗,今天是第三天。一直没吃什么东西,虚弱得很。快点好起来吧,五一我们去逛街买衣服买书。

    应该多吃水果,勤刷牙,多喝水。不喝酒,适当看书,不操心,就如去年这个时候。

    Tag:
  • 2008-04-25

    大风

    早上就起风了,让我想家。
    家里的风比北京还要大很多,而且夹着沙子,树也没有叶子,枝干在空中乱晃,不像北京绿意摇摆。在路上骑车时,很有种自豪感,觉得自己真是强壮且技术高超。
    师兄下午发烧了,医生说扁桃体发炎。就在手腕上扎一针,又吊个塑料管子。师兄说人在特别忙特别累的时候总会生病,强迫他停下来休息。而像我这样的闲人,肯定是不会得病。吃过晚饭去师兄的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在上面休息,我坐在下面看书,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恍惚间有居家的感觉。
    Tag: